• 搜索

反华报告称"中国强迫50万人在新疆采棉" 外交

发布时间:2020-12-16 09:22   来源:

(原标题:反华报告称“中国强迫50万人在新疆采棉”,外交部详细揭批)

汪文斌指出,一些西方媒体把新疆拥有外墙的建筑都视为“拘留中心”,而事实上他们提到的所谓“拘留中心”都是一些民事机构,比如吐鲁番市所谓的“拘留中心”,实际上是当地行政机构的办公大楼;喀什市所谓的“拘留中心”,实际上是当地高中院校。这些在谷歌地图上都有标注。

12月15日,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主持例行记者会。

有记者就有关报告称“中国强迫50多万人在新疆采棉花”一事提问。

汪文斌 资料图

汪文斌表示,我们已多次就所谓“强迫劳动”问题阐述中方立场。他重申,中国公民按照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等法律和有关行政法规的规定,在平等自愿、协商一致的原则基础上,与用工单位签订劳动合同,获取相应的报酬,根本不存在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所称的“强迫劳动”的情况。

“帮助各族群众实现稳定就业与强迫劳动完全是两个概念。”汪文斌表示,国际劳工组织强迫劳动公约对强迫劳动的定义是:以任何惩罚相威胁,强迫任何人从事非本人自愿的一切劳动或服务。新疆各族劳动者根据自己的意愿选择职业,本着平等自愿的原则,与用工企业依法签订劳动合同,不会因民族、性别、宗教信仰不同而受到任何歧视。新疆各级政府充分尊重少数民族群众的就业意愿,并为自愿报名的劳动者提高劳动技能提供必要的培训。新疆少数民族劳动就业调查报告显示,被调查的4个村村民,自愿外出就业意愿平均值高达86.5%,表明少数民族群众自愿外出就业的意愿十分强烈。截至2019年年底,全疆累计脱贫人口达292.32万人,贫困发生率由2014年的19.4%降低到1.24%。

汪文斌表示,你提到的有关“报告”,也提到了一些所谓的图片问题,比如说“再教育营”等等。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一些西方媒体把新疆拥有外墙的建筑都视为“拘留中心”,而事实上他们提到的所谓“拘留中心”都是一些民事机构,比如吐鲁番市所谓的“拘留中心”,实际上是当地行政机构的办公大楼;喀什市所谓的“拘留中心”,实际上是当地高中院校。这些在谷歌地图上都有标注。

我还注意到,你提到的“报告”作者名叫郑国恩,是一个德国人。有关媒体曾多次披露,郑国恩实际上是美国政府成立的极右翼组织的成员,也是美国情报机构操纵设立的反华研究机构的骨干,以炮制反华的谣言、诽谤中国为主。他的所谓“报告”毫无学术价值、学术操守可言。我愿意给你介绍几个郑国恩炮制虚假报告的手法,供大家参考——

第一,前一段时间,郑国恩曾抛出所谓“中国政府在新疆实行强迫绝育”的虚假报告,但是他的报告中谎言迭出,采取了一些不光彩手法,比如说数据造假。郑国恩在所谓的“强制绝育”的报告中曾宣称,2018年中国有80%宫内节育器的新增数量发生在新疆。但事实是,根据中国国家卫健委的数据,2018年新疆新增放置绝育器的数量,仅占全国总数的8.7%。

郑国恩第二个造假的手法是无中生有。他在报告中,捏造新疆违法生育者送入教培中心的所谓“名单”,但事实是,这个名单中所列举的人员,绝大多数是墨玉县当地居民,他们在墨玉县正常工作生活,只有极个别受到宗教极端思想感染和有轻微违法犯罪的行为,才依法接受职业技能教育培训。

郑国恩第三个造假手法就是妄加揣测。他曾在报告中列出有关“报表”,谎称新疆对当地少数民族妇女进行了过度频发的检查,试图以此来佐证中国政府对生育过一个孩子的维吾尔族妇女进行强制节育,但他的“报告”中没有任何证据来佐证妇女选择在生育一孩后使用宫内节育器进行避孕是政府的强迫行为,郑国恩所谓的“结论”不过是他自己妄加揣测的。

郑国恩第四个造假的手法就是玩弄数字游戏。他曾经在“报告”中称,2018年新疆和田市的古勒巴格街道,汉族人口的自然增长率是和田地区自然增长率的近8倍,我们且不说拿一个街道的人口增长率和地区的人口自然增长率做比较,在人口统计学上完全没有任何学术价值,就拿数字统计的事实而言,如果我们对比2017年和2018年新疆和田地区汉族人口和维吾尔族人口的数字变动情况可以发现,汉族人口的总数是下降的,而维吾尔族人口的总数是增加的。郑国恩所谓的中国政府在新疆推行汉族殖民政策的说法纯属谎言,完全没有任何事实依据。

汪文斌表示,希望媒体朋友、各界有识之士能够明辨是非,尊重事实,不要被郑国恩这样制假造假,以反华作为所谓学术出发点的这类人,出于不可告人目的的“报告”,及他们种种欺骗手法所蒙蔽。

相关推荐:

澳研究所:新疆疑有380个"集中营" 遭公开实景图打脸

2020年9月24日,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炮制了一份耸人听闻的涉疆报告,声称研究人员找到了新疆约380个疑似“集中营”的地方。

然而,这一漏洞百出的“调查报告”却很快被事实“打脸”。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布的大量实景图片中,人们看到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这份报告中所称的“拘留中心”实际上均为敬老院、学校等民事机构。

打着“人权”的旗号对中国进行污蔑攻击早已是澳大利亚的惯用伎俩,而就在不久前,一份最新披露的调查报告却用无以辩驳的事实让世界看到了澳大利亚对于“人权”的另一个丑陋面目。

2020年11月19日,澳大利亚国防军司令安格斯·坎贝尔公开了一份关于澳大利亚特种部队在阿富汗战争期间的调查报告。这份报告证实,澳大利亚军人涉嫌在阿富汗以“割喉”等残忍方式非法杀害了39名阿富汗平民和囚犯。

几天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其社交账号上发文,对这一行为表示强烈的谴责。然而,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非但没有对本国军人犯下的严重罪行进行道歉,反而对赵立坚所发内容中的插画表示不满,甚至要求中国道歉……

面对如此奇怪的现象,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记者会上反问澳大利亚政府,想维护的“价值观”是什么?已经披露出来的和已经证明的这些澳大利亚军人在阿富汗犯下的罪行符合澳大利亚的“价值观”吗?澳方一些军人滥杀无辜,残杀儿童,却不允许别人评论和批评,这符合澳大利亚的“价值观”吗?一方面凭空捏造事实,大肆攻击抹黑别人,另一方面又不允许别人对铁证如山的他干过的坏事错事发表评论,这符合澳大利亚的“价值观”吗?

此前报道:

新疆用实景图片“打脸”澳大利亚反华智库

日前,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一份耸人听闻的虚假涉疆报告声称研究人员找到了新疆约380个疑似“集中营”的地方,且根据最新的“卫星图像”显示,中国仍在扩建“集中营”。ASPI长期坚持反华立场,经常就新疆等问题编造不实报道抹黑、诋毁中国,在这篇报告的最后,ASPI公开承认获得美国国务院资助。然而,有网民用百度、谷歌地图对比报告中的地图坐标发现,多处所谓“集中营”的地方,实为当地退伍军人事务局、工商信息化局、以及各地中小学。

27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举办的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上,有外媒记者再次问到这一话题:“一些西方智库通过研究卫星图像等方式作出推断,新疆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仍建造了大量类似‘拘押设施’的建筑物,疑似被用作‘强制劳动’场所。如果像政府官员表示的,所有‘教培中心’的学员都已结业,这些建筑设施的用途究竟是什么呢?”对此,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发言人伊力江·阿那依提结合实景图片予以正面回应。

“西方有关智库利用所谓‘卫星图像’研究新疆,并作出各种耸人听闻的‘推断’,这完全是故弄玄虚、混淆视听的伎俩。”伊力江·阿那依提举例,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在其发布的所谓“记录新疆的拘留制度”报告中,荒谬地将新疆拥有外墙的建筑都视为“拘留中心”,其实这些所谓“拘留中心”都是民事机构,“‘报告’中所称吐鲁番市‘拘留中心’,实际上是当地行政机关的办公大楼;所称喀什地区‘拘留中心’,实际上是当地敬老院、物流园、学校等,这些在谷歌、百度地图中均有标注。”

图: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报告”中所称的“拘留中心”(坐标:38.8367N,77.7056E),实际上是新疆喀什地区麦盖提县敬老院。

图: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报告”中所称的“拘留中心”(坐标:39.8252N,78.5501E),实际上是新疆喀什地区巴楚县物流园

图: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报告”中所称的“拘留中心”(坐标:38.9950N,77.6682E),实际上是新疆喀什地区麦盖提县央塔克乡小学

图: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报告”中所称的“拘留中心”(坐标:38.9046N,77.6153E),实际上是新疆喀什地区麦盖提县中学

伊力江·阿那依提说,事实上,像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等一些所谓“独立智库”,根本就不是学术研究机构,而是美国政府操纵的反华工具,他们所谓的“研究内容”纯属主观臆造和捕风捉影,充满了偏见和敌意,“他们的观点和线索要么来自美国反华非政府组织,要么使用无从证实和溯源的所谓‘目击证据’,甚至还把互动式地图说成是卫星图片,十分荒唐可笑,连澳学术界都认为毫无学术价值。对于这种颠倒黑白、编织谎言的拙劣表演,国际社会嗤之以鼻。在此,我要指出的是,新疆是开放的,根本不需要用‘卫星图像’来了解新疆,我们欢迎所有秉持客观公正立场的外国人士到新疆参访,了解真实的新疆。”

上一篇:云南一办公室主任性侵幼女提前2年出狱 监狱回应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