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金灿荣:中美关系自17年下滑 美国对中国打15张牌

发布时间:2020-10-05 01:00   来源:

(原标题:金灿荣:守成大国可能更危险,新兴国家反而冷静)

2020年国庆晚会上,来自中国台湾的欧阳娜娜如期献唱《我的祖国》,让台湾岛内着实酸了一把。此前,民进党当局曾称此举是“大陆对台统战宣传”,未料不仅没有恐吓成功,还让台湾岛内刮起了一阵“红歌”风。有网友表示:我都听到会唱了。

另据消息称,10月1日国庆中秋双节当天,台军通报解放军运8-反潜机飞入“西南防空识别区”,随后又有消息称解放军军舰出现在台湾花莲外海,距离台湾岛东海岸仅30海里。

国庆前后,颇不平静的两岸,背后不乏民进党当局的挑拨,以及美国明目张胆地介入。

在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看来,特朗普团队的奇怪言行,只是为了取悦一些底层民众,最终还是会伤到美国自己的利益。大陆近期对台进行的军事威慑已经起到了一定作用。不仅台湾方面对于战争的恐惧在增加,一些美国的“反华人士”,比如卢比奥,也意识到了大陆是有底线的。

【采访/戴苏越 整理/徐俊、戴苏越】

观察者网: 近期两岸关系引起国内舆论很大关注,随着外部形势的严峻,人民对两岸和平谈判、和平统一越来越持悲观态度,您对此怎么看?

金灿荣:要回答这个问题,我得先讲一点背景信息。最近咱们中国的外部形势确实有一些困难。我将它们归纳成四类,一类就是中美关系恶化。由于美国是世界首强,现在他们政府搞的“全政府对华政策”对中国进行多方面施压,还是让我们很难受的。

第二个就是中国的边境地区出现了一些麻烦。这主要是印度在中国的西部边境,就是所谓的拉达克地区对我们进行蚕食。

第三个,美国有一些铁杆的盟友也跟着它对中国施加压力。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和“新欧洲”做了很多小动作。大家知道,欧洲分“老欧洲”和“新欧洲”。“老欧洲”还有点独立性,“新欧洲”特别崇美,会受美国的影响挑衅中国,比如说捷克的议长就窜访过台湾。

第四类麻烦就是美国到处渲染中国威胁论,导致中国的各种国际行为被歪曲。所以在一些发展中国家,包括非洲国家,都有一些受美国影响的精英层对中国有着某种抵制怀疑这种态度。

但这些矛盾的关键还是中美关系,是美国把中国当对手,然后压制我们。中美关系应该自17年就开始往下滑了。17年12月18日,美国国防部发表了四年一度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这个报告是两党都参与的,所以它代表了美国精英层的共识。这份报告很糟糕,它把中国定为“修正主义国家”。所谓的“修正主义国家”就是挑战美国领导的国际秩序的国家。尽管中国多次表态没有挑战美国秩序的想法,也不想取代美国,但美国不信,于是对中国的定位就变了。

原来美国把中国视为一个不太满意的利益攸关方(stakeholder),因此,当时中国的定位是“有缺点的伙伴”,但现在变成“挑战者”了。美国当然有很多挑战者:俄罗斯、伊朗、朝鲜、委内瑞拉、古巴都里边,但它把中国排第一,这就比较糟糕了。

这一天开始中美关系性质就已经变了。原来是既竞争又合作,但从这个时候开始就变成竞争为主了。美国不仅在战略上把中国定为对手,它还真的有行动。仅仅三个月以后,也就是18年3月22日,特朗普以总统行政命令的形式发起了对华贸易战。

而从那时到现在的两年半中,中美对抗不仅限于贸易战,美国对中国实际上打了一个混合战,因为它出了好多牌。我梳理了一下,它出了15张牌。有“贸易战牌”,就是征税;有“科技牌”,就是打我们的高科技公司:华为、中兴、大疆国际、海康威视、科大讯飞等。现在又打我们的互联网公司,像是TikTok和微信。而且它威胁还要接下来打阿里巴巴。中美很多科技交流也被中断了。

当地时间9月10日,特朗普否认将延长TikTok“最后期限”:要么关掉,要么卖掉(观察者网视频截图)

第三是金融战。美国各个部门在“实体清单”里大概列举了300多家中国企业或者大学,然后切断金融联系。

第四是司法战,就是长臂管辖,抓了孟晚舟以及不少华人学者。除了这些以外,美国还出牌干涉中国有主权的台湾、香港、新疆、西藏、东海、南海;然后是拉印度、给“一带一路”捣乱、在WTO里面推美欧日新同盟、强迫中国进入军工谈判等。我算了一下一共15张牌。

今年以来,美国对台湾牌加大了力度。今年美国在中国周边军事行动特别多,还在法理上推进对台湾的保护、提升与台湾的关系。特别是最近连续有几个高官,包括卫生部长阿扎尔、美国国务院的三把手克拉奇都窜访了台湾。所以美国对台湾在政治、军事等方面的关系都在加码。现在美国还有报道称,他们还计划一揽子推出7种武器售台,因此台湾问题就变得比较尖锐,台海局势可以用“严峻”这个词来形容了。

我多次讲过台湾问题是个“两国三方”的游戏:中国大陆、中国台湾和美国。现在的问题还真不在大陆这边,大陆这边应该讲还是比较自信的,觉得时间在我们这边我们,可以等一等,越等越有利。问题在于那两方不愿意等。美国的右翼和台湾的民进党当局现在不断地触犯我们底线,形势非常危险。会不会他们某一天切香肠切得突破底线了?这个可能性应该讲越来越大了。大陆政府也不是在真空里面决策,可以无限退让,大陆也是有底线的。民族大义一定要坚持,而且民众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另外,我最近这几年反复讲的一个基本事实就是大家要认识到中国大陆已经工业化了,然后在工业化基础上实现了军事现代化。工业化是现代国家最重要的任务,我们完成了,在这基础上实现的军事现代化一定是很扎实的。所以,台湾问题上的一个基本事实变了。原来大陆在技术上确实没有足够的能力解决台湾问题。当然,如果就两岸来讲,我们大陆始终是有优势的,但是如果美国因素加入进来,天平就变了。

但现在最新的情况应该是就算美国介入,大陆也能够赢。就是说台湾问题原来最关键的物理障碍已经解除了。所以这个时候美国右翼和民进党当局在心理上不断地突破大陆极限是非常危险的。如果他们不能悬崖勒马,非常有可能挑起冲突。

观察者网: 两岸关系背后是中美关系,台湾政治人物借着美国兴风作浪,加上美国极限施压的一系列”台湾牌“,他们各自的终极目的是什么?

金灿荣:我们先谈台湾方面吧。在台湾,一部分政治人物已经把台独意识形态化了。一旦一个人把一样东西意识形态化,他就会想办法不顾现实地追求目标。他们在有理智的时候会害怕大陆,但是多数时候他们并不理智,于是就不断冲击大陆的底线,这就很危险。

另一方面就是台湾社会在某种意义上也变了。从今年1月11号的所谓的台湾选举可以看得出来,台湾社会已经泛“绿”化了,国民党的基本盘已经大大萎缩。民进党现在地位非常稳固,这就强化了台独分子的信心。台湾社会走到今天很大一个原因就是他们获得的信息是选择性的。

虽然台湾民众当中有很多人是来过大陆的,但是细想之后会发现比例其实并不高。台湾大概现在有2300多万人,经常到大陆来的有200万人,也就是1/10都不到。剩下90%人没来过大陆,而他们接受的信息大部分说的都是大陆很落后,而他们对美国又极其崇拜。所以在他们的认知中,一方面觉得大陆会受到内部问题牵制,不会动手,另一方面相信美国肯定会来,而美国的力量来了就管用。

但他们的这些“共识”是违背事实的。大陆内部当然有一些问题,但是在台湾问题上的民意基础是非常巩固的。大陆这四十年来变得非常多元化,人们在很多问题上意见分明,可在台湾问题上意见是高度一致的。而大陆内部的问题也不影响解决台湾问题的能力。另一方面,美国实际上是崇尚实用主义和机会主义的。一旦大陆真下了决心,美国又没有绝对胜利的把握,很有可能就会放弃台湾。此外,我还有一个观点,就是现在的美国面临着“产业空心化”的问题,导致国家实力是有点虚的。这个国家的GDP一半是靠金融,而金融需要国家信誉,这就让它输不起一场与大国的局部战争。所以某种意义上讲,美国介入又输掉对它是致命的,和中国相比战略天平并不一样。

美国的战略界现在对中国威胁看得很重,没有把中国崛起当做合作的机会,而是当做威胁,决定全方位施压,所以用台湾牌的意愿是上升的。虽然他们也知道这有巨大的风险,但他们好像有点赌博的味道。他们在赌大陆从大局考虑不会真的撕破脸。当然,美国确实还有点自信。它对中国的工业化和军事现代化的能力是看不起的,觉得美国还是有绝对的优势,所以美国那边其实也挺复杂的。我估计大部分战略家对中国的军事现代化是承认的,对发生军事冲突的前景也是担忧的,所以他们也会有底线。但是有少数美国人还是对自己的军事能力有明显的自信,在战略上又有点疯狂,所以也有冲破底线的危险。

在这种情况下,台独和美国一部分人就形成了一股合力,于是对台湾问题的局面构成了强大的压力。尽管大陆到目前为止还是很理智、很忍让的,但是从趋势上看,走向冲突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观察者网: 近期中国军方的一些列军事演习,客观上是否起到了维持和平局面,避免对方误判的效果?

金灿荣:首先我要谈一个观点。由于美国话语权很大,所以在过去几十年,特别是冷战结束以来的几十年,它成功地塑造了一个概念,就是新兴大国比守成大国危险。但是,从今年对新冠肺炎的应对、以及特朗普当局的一些表现来看,可能事实是相反的。守成大国可能更危险,新兴大国因为前景看好,反倒可以比较冷静。

咱们中国大陆这边面对外交形势和台海局势严峻化是在采取措施的:有外交沟通、两岸沟通,当然也有军事威慑。在目前态势严峻的情况下军事威慑极其有必要,而且我估计已经达到了一定效果。现在你看台湾的网络论坛上已经知道了武统的可能性在增加,所以害怕情绪在上升。美国那边的军事职业人员应该也开始意识到形势的严峻。所以有几个退役的将军最近就开始出来发言了。中国大陆如果动手解决台湾问题,基本上三天就行了,美国是无能为力的。

特别值得重视的就是卢比奥。他原来挺反华的,但最近在一个访谈里面表示他也知道谈问题是有底线的,也就是说他开始反应过来了。当然现在还是有一些人顽固不化,蔡英文最近跑到外岛去视察,好像还讲了一些狠话。所以,我们在军事上的动作是有必要的,而且已经开始产生效果了。但是否已经达到了我们预期的目的,让两边美国的右翼和台湾台独分子能够收手,目前可能还不能下这个结论。

今年8月的一期《逸语道破》节目中,沈逸教授指出了卢比奥花大量精力盯着中国,把自己打造成对中国强硬的政治人物(该期节目截图)

观察者网: 前段时间,美国国防部向国会提交的《中国军力发展报告》中,提到了解放军已经在许多方面超过了美军,这是否意味着美国也会在军事上针对中国调整自身的定位和部署?

金灿荣:以前,美国的军方高层大致还是非常自信的,觉得中国跟它的距离特别大,所以基本上关于中国军力的描述,就看它有什么样的需要了。需要钱了,把中国说狠一点;需要安抚盟友了,就把中国说得很不堪。但是最近我觉得美国比较专业的军方人士开始意识到了我经常讲的情况,就是中国的军事现代化是在工业化基础上完成的。因此,现在美国对中国军队的认识渐渐地趋向于符合实际。

符合实际带来一了个后果,就是美国开始真正地准备与中国的大国竞争。美国以前,特别是911以后,有那么十几年的重心放在了治安战上面,忽略了大国竞争。现在美国已经意识到这种战略资源投入是错的。

观察者网:您如何评价这一届特朗普政府的“领导班子”,他们的“特不靠谱”会给中美关系带来意想不到的变数吗?

金灿荣:的确,现在的执政班子在美国历史上是很独特的:总统是个商人,他用的人往往都是各个部门里面的另类。对,所以说,总统很奇怪,他用的人更奇怪。一般认为他们专业素养要差一点,但是他们也是聪明人,像蓬佩奥是西点军校毕业的,后来又上了哈佛,而且他在西点军校时全年级成绩第一,智力肯定没问题。

因此,他们现在做的事情在我们看起来有点不符合逻辑,可能有内部的政治需要。

观察者网:他们是要营造一个人设?

上一篇:局长儿子考上大学,全县11名处级、125名科级等共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