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熊抱知名女主持人追问"我是不是男人"的厅官

发布时间:2020-10-03 01:00   来源:

(原标题:“熊抱女主持人”陕西厅官一审获刑7年,全部赃款赃物已退缴)

曾因“熊抱女主持人”一事引发争议的陕西省延安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祁玉江已于近日一审获刑7年。

9月27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祁玉江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以下简称《判决书》)。该《判决书》显示,3月20日,商洛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祁玉江犯受贿罪,向商洛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9月1日,商洛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

据官方简历,祁玉江,男,汉族,1958年2月生,陕西子长人,1976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0年12月参加工作,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委党校大学学历。

祁玉江长期在延安工作,曾先后在延安地区畜牧局、延安地区农委、延安市农发办等处任职。1997年10月起,祁玉江调赴延安市宝塔区工作,历任区委常委、副区长、区委副书记、区长等职。


视频截图

2006年6月,祁玉江以延安市宝塔区区长身份转任志丹县委书记,并在担任该职5年后“回炉”宝塔区,出任区委书记一职。2012年3月,祁玉江获任延安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跻身副厅级干部,直至2018年3月退休。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注意到,祁玉江曾因一起“熊抱演出现场女主持人”事件而受到舆论质疑。

2010年12月25日,陕西延安志丹县举行了一场小型文艺演出,某女主持人受邀担任现场主持。据《重庆商报》、《新闻晨报》等多家媒体报道,时任志丹县委书记的祁玉江当场“熊抱”了该名女主持人,并夸其“俊、白、美”,甚至追问对方“我是不是男人”。

现场视频经网络曝光后,引起网友热议,报道称,有网友认为祁玉江太过奔放、言语雷人。随后,志丹县官方回应媒体采访称,“祁书记认为活动现场与主持人亲密互动十分正常,并无大碍”,热烈拥抱女主持人体现的是“陕西人民的热情”。

2019年4月,祁玉江主动到陕西省纪委监委投案。

经法院审理查明,自1997年至2019年,被告人祁玉江在担任上述职务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以及本人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在工程项目承揽、职务晋升、工作安排调动等方面为韩某某、景某甲、张某某等67人谋取利益,索取、收受他人所送现金人民币1048.2154万元(含3套房产)、美元2万元、金条500克、购物卡2万元,共计折合人民币1075.8741万元及银元40枚、银元宝2个。

被告人祁玉江2019年4月14日主动投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全部犯罪事实,在审判阶段自愿签署了认罪认罚具结书。祁玉江到案之后,已退缴犯罪所得人民币1050.2154万元、美元2万元、金条500g及银元40枚、银元宝2个,赃款赃物已全部退缴。

值得一提的是,起诉指控的祁玉江犯罪事实共计67项,具体包括:

1、收受延安宏恒商贸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韩某某所送30万元和价值191.5万元房产2套;

2、收受景某甲现金35万元和价值70万元房产一套;

3、收受延安治平建工集团董事长张某某所送现金人民币69万元;

4、收受延安市XX中心干部祁某某所送人民币53万元;

5、收受宝塔区第二建筑公司原项目经理景某乙所送人民币36万元;

6、收受延安景御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景某丙所送人民币35万元;

7、收受志丹县宏源建筑公司原项目经理王某甲人民币30万元;

8、收受陕西宏丽光电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武某某所送现金人民币30万元;

9、收受志丹县畜牧局原局长刘某乙所送现金人民币25万元;

10、收受宝塔区交通管理站原站长郝某某所送现金人民币19.5万元;

11、收受延安紫程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某乙所送现金人民币18万元;

12、收受陕西永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蒋某某所送现金人民币18万元;

13、收受志丹县XX镇XX委书记牛某甲所送现金人民币16万元

14、收受宝塔区合疗办原主任崔某某所送现金人民币13万元;

15、收受志丹县XX乡XX委书记刘某丙所送现金12.5万元;

16、收受志丹县财政局原局长高某甲所送现金人民币12万元、美元1万元;

17、收受延安市国土资源局原调研员李某甲、私营企业主贺某某所送现金人民币12万元;

18、收受志丹县XX乡XX委书记李某乙所送现金人民币11万元;

19、收受志丹县政府接待办原副主任高某乙所送现金11万元;

20、收受志丹县人民医院元副院长乔建础所送现金10万元;

21、收受志丹县委办公室原副主任牛某乙所送现金人民币10万元;

22、收受宝塔区原副区长张建朝所送现金人民币10万元;

23、收受宝塔区住建局原副局长胡伟所送人民币现金10万元;

24、收受志丹县人大办公室原副主任刘志峰所送现金人民币9万元、100克金条1根;

25、收受志丹县XX镇XX镇长白保明所送现金人民币9万元;

26、收受志丹县委办公室原主任蒲筠所送8万元;

27、收受志丹县XX镇原人大主席曹常成所送现金8万元;

28、收受宝塔区政协办公室原主任张红军所送8万元、100克金条1根;

29、收受原延安市国土局宝塔分局局长何德智所送现金8万元;

30、收受志丹县原审计局副局长马亚娜所送现金人民币8万元;

31、收受志丹县民政局原局长演金瑞所送现金人民币8万元;

32、收受宝塔区XX镇XX镇长钱光亮所送现金7万元;

33、收受志丹县接待办原副主任胡国华所送现金7万元;

34、收受志丹县委组织部原副部长薛治银所送现金7万元;

35、收受志丹县XX镇XX委书记曹光辉所送现金7万元;

36、收受宝塔区XX镇XX镇长高登祥所送现金人民币7万元;

37、收受宝塔区财政局原局长王宁所送人民币6.5万元、美元1万元、100克金条1根;

38、收受宝塔区工业经济局原副局长王军所送6.5万元;

39、收受志丹县政府办公室原主任李璇所送现金人民币6.5万元;

40、收受宝塔区育才小学原校长景智雄所送现金人民币6万元;

41、收受宝塔区人民检察院原副检察长刘杰所送现金人民币6万元;

42、收受宝塔区后勤服务中心主任科员李建龙所送现金人民币6万元;

43、收受志丹县城管局原局长韩永明所送现金人民币5.5万元;

44、收受志丹县政府事务中心原主任弓建忠所送现金人民币5.5万元;

45、收受志丹县文体局原副局长刘晓林所送现金人民币5.5万元;

46、收受志丹县原XX委书记**山所送5万元、购物卡1万元、200克金条1根;

47、收受志丹县结算中心原副主任石战斌所送现金人民币5万元;

48、收受宝塔区政府办原副主任陈世功所送现金人民币5万元;

49、收受延长县司法局原干部谷小军所送现金5万元;

50、收受宝塔区XX乡XX委书记刘俊川所送现金人民币5万元;

51、收受志丹县XX镇原人大副主任吴志新所送现金5万元;

52、收受志丹县政协办公室原主任马志忠所送现金5万元;

53、收受志丹县XX委书记韩志玉所送现金人民币5万元;

54、收受志丹县公安局XX镇派出所原所长贺彦斌所送人民币5万元;

55、收受志丹县卫生局原局长李忠所送人民币5万元;

56、收受志丹县委组织部原副部长王振纲所送现金人民币5万元;

57、收受志丹县610办公室原副主任曹殿东所送4.5万元;

58、收受宝塔区石油协调办原主任殷某某所送现金4万元、银元40枚、银元宝2个;

59、收受宝塔区廉政办原副主任李志忠所送现金4万元;

60、收受志丹县委办公室原秘书雷建国所送人民币4万元;

61、收受志丹县侯市管理区XX委副书记曹林波所送现金人民币4万元;

62、收受志丹县信访局原科员张海香所送现金人民币4万元;

63、收受志丹县XX镇XX镇长侯志彦所送4万元;

64、收受延长油田南区采油厂原厂长董发合所送现金人民币3万元、购物卡0.5万元;

65、收受宝塔区卫生局原局长刘春荣所送现金2.5万元;

66、收受宝塔区XX镇XX镇长杨世清所送现金人民币2万元;

67、收受宝塔区委组织部原副部长姜东所送现金人民币1.5万元、购物卡0.5万元。

其中,起诉指控的第一笔事实中的延安宏恒商贸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韩某某系祁玉江外甥,在祁玉江任志丹县委书记、宝塔区委书记期间,韩某某利用祁玉江的帮助和影响力承揽了志丹县、宝塔区的多处项目工程。2013年底至2014年初,祁玉江应两名情人需要,直接安排韩某某分别为其两名情妇购买了两套房产,价值191.5万元。

而起诉指控的第七笔事实中志丹县宏源建筑公司原项目经理王某甲,曾在2011年在为祁玉江编撰“祁氏家谱”,提供资金16万元。

9月27日,商洛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人祁玉江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一百万元人民币。对被告人祁玉江退缴的受贿犯罪所得人民币1050.2154万元、美元2万元、金条500g、银元40枚、银元宝2个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退休后主动投案

2018年3月退休,2019年5月主动投案

2019年5月31日,祁玉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接受陕西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公开资料显示:祁玉江,男,汉族,1958年2月生,陕西子长人,1976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0年12月参加工作,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委党校大学学历。

据了解,祁玉江曾在延安农校畜牧兽医专业学习,曾是延安地区畜牧局办公室、业务科干事、延安地区农委干事,曾任延安地区农委生产科副科长,农委科技科科长、生产科科长,延安市农发办副主任、党组成员等职。

1997年10月,祁玉江调任延安市宝塔区委常委、区政府副区长。此后,祁玉江又担任了宝塔区委副书记、区政府代区长、区政府区长,志丹县委书记,宝塔区委书记,延安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等职。2018年3月,祁玉江退休。

曾因“每晚捡垃圾”备受外界关注

据了解,在担任志丹县委书记期间,祁玉江曾因“每晚捡垃圾”备受外界关注。

2009年,有媒体报道,“上任3年零3个月来,只要祁玉江在志丹县,他几乎每晚都去捡垃圾,他的这一举动在当地已是家喻户晓。”

报道称,祁玉江有“夜夜查卫生”的习惯,“志丹县城的大人小孩几乎都认识他”。“他一般不打招呼,发现问题后打电话叫局长过来,等局长赶到时,县委书记已动手清理了。”

熊抱央视女主持并追问对方“我是不是男人”

县委书记熊抱央视女主持人惹争议 (来源:视频综合)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0年12月,祁玉江曾曾备受争议。当时,为庆祝志丹县西区采油厂原油年产量达上百万吨,当地特意举办《红都欢歌》文艺演出,县委书记祁玉江作为领导代表出席,央视女主持管彤则受邀担任该活动的女主持人。

祁玉江“熊抱”管彤(图片来源于兰州晨报)

在这场文艺演出现场,祁玉江不仅当场熊抱主持演出的央视女主持人管彤,夸管彤“俊,白,美”,还追问对方“我是不是男人”。

此事经网络曝光后,引起网友热议,网友认为祁玉江太过奔放、言语雷人,封其“猥琐帝”。而志丹县方面则回应,“祁书记认为活动现场与主持人亲密互动十分正常,并无大碍。”对网友的评论,祁玉江表示“颇为意外”、“很难过”。

被指是黑社会性质组织背后的“保护伞”

据了解,2019年6月24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陕西省纪委监委一案查办多名涉黑“保护伞”》的消息。

消息称,2018年10月以来,陕西省纪委监委组织依纪依法严肃查办延安市宝塔区以贾延成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背后的腐败和“保护伞”问题,对多名涉案党员领导干部进行了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值得注意的是,这其中充当黑社会性质组织“保护伞”的涉案官员就包括——延安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祁玉江。

通报称:陕西省生态环境厅原党组书记、厅长冯振东,延安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祁玉江,延安市人民检察院原党组成员、副检察长杜安平,延安市人民检察院公诉部原副部长孙继林,延安市公安局原党委委员、宝塔分局原党委书记兼局长党延文,延安市公安局宝塔分局刑警大队原大队长加军涉嫌充当黑社会性质组织“保护伞”,同时涉嫌其他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

有关纪检监察机关正在对其他多名涉嫌充当贾延成黑社会性质组织“保护伞”的公职人员问题进行审查调查。

自称是一位“夜余”写作者

据悉,祁玉江还有另一个身份——作家,其还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据媒体披露,他“自幼酷爱文学,余暇之际,笔耕不辍,坚持创作”,1978年就开始发表作品,2006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散文集《山路弯弯》《心路历程》《山外世界》《征途漫漫》《山高水长》。

祁玉江是如何写作的呢?他自称把读书、写作看作是最好的休息方式,“我这几年的散文都是晚上写出来的,是真正的‘夜余’写作者。现在我的工作很忙,读书能帮助我休息,对我思考工作中的一些问题启发也多。”

相关推荐:

包养两个侄女与其乱伦?网红书记落马 人设崩得稀碎

熊抱知名女主持人追问我是不是男人的厅官获刑:包养2个情妇

  在江西政坛,史文清和上下级之间的日常就是“飙戏”。

  |作者:阿晔

  |编审:苏苏

  9月21日晚,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史文清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消息一出,人们唏嘘不已。

  这位普通工人出身,走上仕途后辗转4省份、官至副部级的“网红书记”,终究还是没能经受住考验。

  而将史文清推至风口浪尖的,是去年底的一封举报信。3位企业家纷纷站出来实名指控他,包括索要巨额贿赂、儿子充当洗钱工具、与侄女乱伦等。举报信中不仅写了大量细节,还晒出了不少票证。

  如今回头看当年他从赣州离任时,千人打着横幅相送的场面,“老太送蛋、老汉敬酒、小女孩含泪送花生”,仿佛就像是一场自导自演的闹剧。

  论官场“戏精”,史文清真可谓行家里手。

  熊抱知名女主持人追问我是不是男人的厅官获刑:包养2个情妇

  “千人送别”,大型翻车

  在江西执政期间,史文清的显著风格之一就是“说得好听”。

  参加网络听诉问政在线访谈活动,他会用一句“请网友尽管大胆‘拍砖’,放心‘灌水’”作为开场白,瞬间搞热气氛。

  他专门撰写长篇散文赞美赣南,还表示赣南的穷困令他“寝食难安、夜不能寐”,并指出有人不支持他说出实情,但他顶着压力,“即使冒风险,也要说真话”,只为造福一方百姓。

  熊抱知名女主持人追问我是不是男人的厅官获刑:包养2个情妇

  ·史文清撰写的散文截图

  如此“生动细腻”的表述,为史文清快速立起了“亲民、爱民”的人设,这曾经打动了不少人。然而言行不一,难免就有“翻车”的时候。

  2014年,质疑声已经逐渐在坊间响起。

  当时,赣州老城区不少地方进行改造,其中包括一条商业街,名为文清路。当地民众议论纷纷,甚至怀疑文清路能够得到改造,就是因为跟史文清同名。

  而史文清则“打太极”回应称,“来赣州工作是一种福分,碰巧与赣州文清路同名,看来与赣州的缘分还真不浅”。

  显然,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甚至在“戏精”之路上越跑越远。

  直到2015年,他从赣州离任之际,出现了轰动一时的“千人相送”名场面。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在一篇《史文清深情话别赣州:我永远是个赣南老表》的图文微博被大量转发后,一则记录上千名群众为史文清送别的《挥别赣南》H5页面也在网上刷屏传播。画面中是史文清离开赣州时的场景——

  有村民拉着“文清书记辛苦了,瑞金华屋人民感谢您”的横幅↓↓

  熊抱知名女主持人追问我是不是男人的厅官获刑:包养2个情妇

  有老太提着一筐鸡蛋,还有老者为其敬酒,据称“(史文清)眼噙热泪,一饮而尽”↓↓

  熊抱知名女主持人追问我是不是男人的厅官获刑:包养2个情妇

  当时,参与送别的人表态:活动是自发组织的。赣州市宣传系统一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也称,史文清离开较突然,并未公开通知,群众是从他在赣州居住地附近的居委会得到离开时间的,最终决定组织送别。

  但人们对这番解释并不买账。

  中国青年网随即发表评论质疑:“一个居委会的覆盖面积能有多大?这里可有群众是得到消息后,坐了3个多小时的汽车赶来送别;更有群众是提前一天赶到赣州,在宾馆住了一夜,然后才在早上5点多赶到现场的。”

  那一次,“戏精”史文清第一回尝到了身处“大型翻车现场”的滋味。

  熊抱知名女主持人追问我是不是男人的厅官获刑:包养2个情妇

  和上下级疯狂“飙戏”

  年轻时的史文清或许不会想到自己会走上从政之路。

  1954年出生的他,是辽宁法库人、蒙古族。17岁那年,他成为了吉林省哲里木盟一个加工厂的普通工人,工作8年后才被调入哲里木盟委办公室调研室当干事。

  哲里木盟划归内蒙古后,史文清得以进入内蒙古官场。从共青团哲里木盟委书记到自治区监察厅人事处处长、办公室主任,再到自治区政府调研室副主任(副厅级),每隔几年,史文清就能“上一个台阶”。

  1994年,史文清进入中央任职,担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副局级秘书。次年,他又调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研究室副主任(1996年10月明确正局级)。

  之后,从1998年到2007年,他在黑龙江政坛深耕近10年;2007年底,他转战江西,并于次年初升任江西副省长。

  熊抱知名女主持人追问我是不是男人的厅官获刑:包养2个情妇

  在江西政坛,史文清和上下级之间的日常就是“飙戏”。

  当时,全国政协原副主席、江西省委原书记苏荣大搞家族式贪腐,其子苏铁志在其中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

  史文清为了“抱大腿”,在2011年初至2012年期间,帮苏铁志给一家公司在土地整理项目中“大开后门”。随后,该公司法定代表人谢建国给苏铁志送上了1200万元“红包”。

  苏铁志对史文清的“捧场”表现十分满意,于是将情况告诉苏荣。就这样,史文清得到了苏荣的青眼。

  熊抱知名女主持人追问我是不是男人的厅官获刑:包养2个情妇

  史文清和下属之间的“戏码”更是令人喷饭。

  据《南方周末》报道,史文清担任赣州市委书记时,曾不发通知突击到下属于都县调研。到于都后,他让秘书给时任县委书记胡健勇打电话问其在哪里,身在外地的胡健勇谎称自己在办公室。

  史文清说:“那好,你用你办公室的电话马上给我回个电话。”谎言当即被戳穿,两人从此心生罅隙。

  之后,胡健勇指使自己原来的司机等人,通过电子邮件、手机短信、匿名书信、知名网站发帖等方式,攻击史文清用人不公。没成想,胡健勇反而因此引火上身,被查出贪污受贿,2012年被判处无期徒刑。

  2年后,苏荣也落马,法院称其敛财超1.16亿元,判其无期徒刑。

  而踩着钢丝在上下级之间游走“飙戏”的史文清,悬着一口气终于等来了自己的退休生活。2018年1月,他正式卸任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一职。

  熊抱知名女主持人追问我是不是男人的厅官获刑:包养2个情妇

  一封惊人的举报信

  但史文清的安稳日子没能过太久。

  2019年12月18日,一篇题为《一位副省级高官的敛金术和多面孔》的自媒体文章掀起舆论风波。

  该文提及,有3名来自不同地方的企业家,分别对史文清进行实名举报,称其在赣州主政期间索取贿赂,包括价值2000万元的黄金以及指定账户结汇的1.32亿元现金。

  熊抱知名女主持人追问我是不是男人的厅官获刑:包养2个情妇

  ·《一位副省级高官的敛金术和多面孔》文章截图

  文中还直指史文清将儿子作为敛财渠道和洗钱工具,强硬要求一位企业家必须在拍卖会上“拿下家昌(史文清儿子)的画”,并表示“父子两人,以书画艺术家身份示人。但在业界,对其作品极为不屑。”

  更惊悚的是,文中称史文清强暴过胞兄之女,还将自己夫人的两个亲侄女发展为情妇,扶持她们名下的公司收割财富……

  该文刷屏的第二天下午,史文清向澎湃新闻独家回应称,“也是昨天晚上(看到举报文章),在这里我不多说了,所有的都是诽谤造谣,我现在正在给组织作(写)一个说明。”

  不过看样子,史文清准备的“说明”并没能向组织自证清白。

  现在,随着靴子落地,那封举报信中究竟有多少是实情,一定会逐步水落石出。

  熊抱知名女主持人追问我是不是男人的厅官获刑:包养2个情妇

  值得注意的是,史文清是赣州市落马的第二个市委书记。在他之前,担任赣州市委书记的是曾向令计划行贿的潘逸阳。史文清没有吸取落马前任的教训,反而自我陶醉在营造出来的“千人送别”的场景中无法自拔,拿“飙戏”当本事。

  他的“靠山”苏荣落马后,江西反腐逐渐推进到纵深阶段,后续已有许爱民、莫建成等多位副省级干部被查。

  路漫漫其修远兮,反腐之路也是如此。如今,正风反腐之剑越磨越亮,史文清这样的官场“戏精”终将无处遁形。


上一篇:香港伊利沙伯医院一护士初步确诊新冠,无证据
下一篇:没有了